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PC蛋蛋 > 最优编码 >

中国学生背英语单词有诀窍?了解编码策略及编码进化现象

发布时间:2019-07-10 09:48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背英语单词是所有中国学生最痛恨的事情了。26个英文字母符号的枯燥组合,就构成了我们必须要背会的几千个单词。我连我爹我娘的手机号码都记不住,怎么才能背下来这么多单词?看着学霸们拿着英文原版著作津津有味地读着,看着那些玩美服韩服网游的朋友在全球范围内组队,看着周围的人跟外国朋友聊得很嗨,我们羡慕嫉妒恨,同时还有些绝望。相信有相当多的人在绝望之余,在网络上搜索过类似“怎样背单词”这样的词条,想知道有没有先人传授什么独家秘笈,可以找到一步登天的捷径。然后他们会发现,真的有相当多的过来人基于自身的经验,写过大量关于高效背单词的文章。

  尽管很多人坚称自己推荐的方法是最优的,但是所有这些文章都是基于个人的经验,既没有基于完整系统的科学研究范式,又没有基于一个很大的样本数据库。所以这些文章里介绍的方法,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对你很有用,对我没啥用”,或“听起来很激动,做起来没效果”。甚至一些没有底线的教培机构,在胡编乱造地吹嘘一些不切实际的东西。因此到最后很多人认为:除了死记硬背,其实并不存在什么高效记忆英语单词的通用方法。

  实际上,在认知研究这个学术领域,记忆是最基本的认知行为,也是被人类研究得最早,迄今为止研究得相对比较明白的领域。用字母符号、单词或句子进行认知学研究,已经具备了相对成熟的心理学或脑神经科学的实验范式。当然,同样是用英文字母做记忆或认知研究,母语是英语的人和母语是中文的人,其记忆的模式是相当不同的。一周前我去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心理学与脑科学系做交流,他们正在招收母语是英语的志愿者进行单词和句子记忆的脑科学研究。而我们记忆工场自2010年以来的研究方向,一直专注于母语是中文(表意文字)的人如何记忆英文单词(表音文字)。

  我们确信:第一,中国人记忆英语单词,是有独特的规律可循的,特别是在脑神经科学和脑成像设备突飞猛进,人类对记忆的研究越发可能产生重大技术突破的今天;第二,大数据分析和AI人工智能手段,是可以加速对其中记忆机理的破译的,特别是我们的Memoryer记忆者英语单词记忆系统,已经拥有了超过T级别的认识记忆过程大数据,加速了我们的研究成果与验证;第三,对这些研究成果的应用,反过来可以极大地提高中国人背英语单词的效率和抗遗忘的程度,极大地节省背单词的时间,造福于广大的中国学生。

  我在系列文章1中已经讲到过中国人学英语的独特之处,具体到微观层面,你会发现,背英语单词过程中的编码问题,就是我们中国人学英语与老外学英语最大不同的地方之一。

  所以今天,就让我们来讲讲编码。什么叫编码?我们可以简单地说:编码是记忆中的一个过程。

  根据认知科学的定义,记忆(memory)是一种对信息编码(encode)、储存(store)和提取(retrieve)的过程。记忆对信息的储存之前必须经过加工,必须转化为可以进行编码的形式——即通过编码可使外部世界的信息以化学或物理刺激的形式被感知——而不是以信息的原本形式进行储存。简言之,编码是一种信息的接收、加工与整合过程。

  有的老师和同学曾经问:像我们背英语单词这件事,是不是所有的单词都必须经过编码?答案是肯定的。但为什么有时候我们感觉自己背单词并没有经过什么“编码”,而是直接死记硬背下来的?例如red这个词,好像直接就背下来了,或者重复次数多了就不知不觉记住了,根本没有经过编码呀?

  现在,请你回忆一下,是否记得平生第一次接触red这个单词的时候,是什么情景?也许是幼儿园或小学老师,也许是家长,拿着一个红色小卡片,上面写着red?那时候也许你连26个英文字母才刚刚学会呢。你看着red这个卡片,用幼小的脑袋瓜拼命想记住它,r像个树杈?e像个眼睛?d像个球拍?还有red的发音,为什么不是发汉语的“红”,而是发出一个两个音节的声音?发音的时候老师的嘴型和舌头为什么会撅起来?为什么老师会把红色的卡片和另一个绿色的卡片放在一起,问你哪一个是red,哪一个是green?

  上面一切都通过你的小脑袋记住了,然后你就掌握了red这个单词。而且,你的小脑袋里通过视觉图案,声音和对红色的定义,记住了这个英语单词,这就是我们在上一篇系列文章介绍过的:编码分为视觉编码,语音编码和语义编码三大类型。不管你是有意识还是无意识,编码都是长时记忆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好的编码有助于存储和提取,或者说,编码的质量决定了记忆的加工深度。

  1972年,Fergus Craik和Robert Lockhart提出了加工水平这个观点。根据加工水平理论,记忆取决于信息编码的方式,深层次的加工比浅层次的加工更有利以编码和提取。其中,加工深度由编码过程中的任务特点所决定。

  咱们就以背英语单词为例,浅加工是指在背单词过程中,很少注意单词背后的意义,而仅仅是关注了单词的大小写,词长,有多少个元音(西方人),单词的视觉形状(中国人)。在复习单词的时候,仅仅是不断地机械重复而没有将该单词与其他事情(各种编码方法)产生联系。与之相对应的深加工,包含了密切注意,把注意集中在单词的意义和应用,思考一个单词的名词复数格式或动词时态(记忆者系统的蓝盒子),以及这个单词在句子中的应用(记忆者系统的紫盒子)。

  记忆加工水平这个想法提出以后,激发出了很多研究。例如Craik在1975年跟Endel Tulving用背单词实验验证了刺激编码的方式如何影响人们后来提取的能力,他们发现把单词放进复杂句子里,对单词的记忆效果会更好;

  Bower和Winzenz发现了利用视觉想象(把词汇联系起来的“脑内视觉图像”)背单词的效果要比对照组提高一倍;

  1975年Roger及同事发现,把单词与自己的个人生活经验关联起来,背单词效果会极大提高;

  1978年Slameka和Graf发现,自己主动生成信息(自己编码)比被动接受别人的信息(编码),对记忆结果的提高效应明显,他们称之为记忆的生成效应;

  此外,还有Jenkins,Russell以及后期的Bower等人多次证明了对各种信息和记忆对象进行组织,形成树状图(又叫“脑图”),将非常有利于提取。例如将苹果与葡萄、樱桃、桃子、甜瓜等单词放在一起学习,会更加有利于记忆,用专业的话来讲就是“以有组织的方式呈现材料能提高记忆效果”;

  很多学生认为背单词最重要的是反复背诵,最近的研究表明,对要记住的单词进行测验,比重复要更加有意义。这种由于测验引起的记忆提高,被称为测验效应。该效应由Roediger和Karpicke于2006年提出,其他很多科学家在2007~2009年之间进行过很多次不同类型的实验,均证明了进行测验比重读对成绩更有利。

  下面让我们来总结一下上述科学家们的研究成果,然后看看Memoryer®记忆者系统是如何应用上面这些个研究成果的:

  记忆加工理论的提出,对于背单词这件事来讲,有什么特别重大的意义吗?有,那就是他让我们重新审视艾宾浩斯记忆曲线的应用。艾宾浩斯(Hermann Ebbinghaus,1850-1909)是德国的一位著名心理学家,他在1885年曾经做了一个非常著名的实验——他选用了一些没有意义的音节,毫无规律的的字母组合,如asww,cfhhj,ijikmb,rfyjbc等等,通过自我测试,得到了一些数据,描绘出了一条曲线,这就是非常有名的揭示遗忘规律的曲线,艾宾浩斯成为历史上对人类记忆进行实验研究的第一人,他发现了记忆遗忘呈现指数衰减的特征。(我们将在系列文章5里,详细讨论与遗忘有关的问题)

  后来,有些软件工程师发明了“艾宾浩斯记忆软件”,他们使用了艾宾浩斯遗忘曲线的公式R=e-t/s,(R是记忆保留比率,S是记忆的相对强度,t是时间)做成软件程序,并严格按照这套程序提示的时间进行复习记忆,对外宣传时,号称是“在遗忘的关键时间点上进行复习”。 记忆加工理论的提出,对于背单词这件事来讲,有什么特别重大的意义吗?有,那就是他让我们重新审视艾宾浩斯记忆曲线的应用。艾宾浩斯(Hermann Ebbinghaus,1850-1909)是德国的一位著名心理学家,他在1885年曾经做了一个非常著名的实验——他选用了一些没有意义的音节,毫无规律的的字母组合,如asww,cfhhj,ijikmb,rfyjbc等等,通过自我测试,得到了一些数据,描绘出了一条曲线,这就是非常有名的揭示遗忘规律的曲线,艾宾浩斯成为历史上对人类记忆进行实验研究的第一人,他发现了记忆遗忘呈现指数衰减的特征。(我们将在系列文章5里,详细讨论与遗忘有关的问题)

  其实,这从一开始就错了。因为艾宾浩斯的实验是完全基于无规则字母排列的实验,他也从来没有说明在实验中他用了何种编码方式来记忆的,换句话说我们找一个接受过专业记忆力训练的人来重复艾宾浩斯的实验,结果将完全不同。在实际的学习认知过程中,严格符合艾宾浩斯曲线的情况几乎是不存在的。也就是说,根本不可能用艾宾浩斯曲线来找到每个单词的所谓“遗忘的关键时间点”。

  记忆工场科学家们的大量实践数据表明,对于中国人背英语单词这件事来讲,更重要的是编码的质量,而不是重复的时间点和重复次数!或者说,每个单词遗忘的关键时间点都是各不一样的,取决于编码的质量。背单词的关键,在于编码。

  在系列3文章中我们已经提到过:通过工作记忆的原理,很容易推导出人类大脑在认知编码时,一共会有听觉编码,视觉编码和语义编码三类编码方式。对于背单词这件事来讲,上述三类编码正好对应的是每个单词的“音-形-义”。如果能够对某个单词同时采用三类编码,那么这个单词的音-形-义就会被完整全面地掌握。

  记忆工场的认知科学家在研究了背英语单词的编码规律之后,将其划分为四种类型的编码,又叫做四种助记方法:谐音法,联想法,词素法和类比法。其中,谐音法主要是听觉编码;联想法是以视觉编码为主的综合性编码;词素法和类比法都属于语义编码,但是属于两个不同的方向和不同的阶段。

  有些英语教师或者学霸们,反对用谐音法和联想法,他们认为只有词根法和类比法是“正统的”,其他方法都是旁门左道或者异端。其实,就像佛家有4万8千法门来渡人一样,不同的单词助记法,就像帮助渡河的汽艇、竹筏、冲锋舟、皮划艇等各类渡河工具,可以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但是当渡过了河(掌握了单词)之后,这些各种各样的渡河工具(助记法)可以全部抛弃,全部转化为机械记忆或内隐记忆,形成像母语一样无须思考脱口而出的内隐记忆。

  但是,在没有渡过河之前,这些各种各样的渡河工具还是需要的。这些工具,选最适合自己的就行,没有唯一的标准。特别是对于英语初学者尤其如此。就像儿童初学算数,要借助于手指头脚指头的帮助,你不能指责儿童为什么不用心算,为什么不用计算机编程。英语学习和其他认知过程一样,是一个渐进的、加速的过程。

  下面,我们来逐一介绍一下Memoryer®系统里的四大类助记方法,又称四种记忆编码方式。

  严格地说,应该叫语音法,也就是利用语音学习的方式记忆单词的方法,而谐音只是语音法的一个分支。

  很多英语教师和学生都认为,最好的助记方法应该是词根词缀法,或类比记忆法。因为英文造词时就是这样被造出来的;同时,如果仅仅是为了应试,完全不需要掌握单词的发音。

  但是,经过多年的研究和实践对比后,我们记忆工场的认知科学工作者们坚定认为,记忆单词最好的编码方式,一定是通过语音获得的。

  其实,人类的语言是先有语音,后有文字的。语言首先就是语音,语音是基础,其次才是文字。英语又不同于汉语,英语是标准的表音文字。所以,从一开始就形成对英语单词的语音记忆,是非常有必要的,千万不要过早地将英语单词视觉化和符号化,一旦视觉化,就将活生生的生动的语言发音,变成了26个视觉符号的枯燥排列,语言之美就失去了。可是我们中国学生目前的英语学习恰恰就是这样的,这也是应试教育扭曲了教育本质的一个案例。

  根据脑科学家的研究,如果在很小的时候学习第二外语,也就是母语和第二外语同时学习,从发音开始学习,两个语言区都在大脑的同一区域。但是成年以后再学第二外语,这两个语言区是分开的,也就是两种语言之间需要转换,才能灵活运用。

  2018年8月18日,在“人类大脑的治愈与增强”学术报告会上,北京大学心理与认知科学学院院长方方教授讲到,儿童心理学家研究发现识字过早对儿童认知发展过程的影响主要有三点:

  第一点影响是如果儿童识字过早,会影响对图像和实物的想象能力。而对实物的想象能力对幼儿未来学习非常重要。举例说明,如果给孩子看一本连环画,已经识字的儿童不会观察画的颜色、形状、空间关系,而直接去看文字。因为文字可以迅速传递更多的信息,这些能力对儿童未来学习很重要。

  第二点影响,识字过早会使幼儿从基于图像认知过程转向基于符号的认知过程。我们必须承认在某些认知加工条件下,基于图像的思维过程可能会比基于符号的思维过程更快。

  第三点影响,长时间用于阅读,会对幼儿的听觉记忆和听觉理解能力造成不利影响。日常生活中比如听课、讨论、谈话,少不了要用到听觉记忆和听觉理解。识字过早会让孩子迅速的从听觉记忆和听觉理解转化到视觉记忆和视觉理解。幼儿就错过了听觉记忆和听觉理解的最佳训练时机,这是很难弥补回来的。

  2014年暑假期间,我在哈佛大学教育研究生院的报告厅,邂逅了来自国内教育部的一位领导,我向他建议:按照英语学习的规律,现有小学三年以下的英语教育,应该以培养语感为主,建议全部改为口语教育,同时取消英语的笔试考试。但是,领导指出,也许这么做更加符合语言教育的科学规律,但是要改变我们现有的教育考试体系,难度非常大。先不说找到英语发音标准的合格英语老师有多难,我国的教育体制是应试教育体制,口语怎么考试,怎么评分,谁来评分,这会引起太大争议。所以,他建议我,可以在现有国家教育考试体系之外,也就是课外教育培训机构里,推广这套英语教学方法。

  所以,每当我听到同学们反应说:英语枯燥英语单调,讨厌英语课时,我总是在想,语言是一门艺术,语言是一种美学,可是,在我国的英语教学过程中,真正能够感受到“语言之美”的中国学生,究竟有多大比例?

  在这里,我要拜托所有推广和应用Memoryer®记忆者系统学习英语的老师和同学们,当你们在背单词和学习英文时,一定要大声地反复地跟读,形成语音记忆,语音记忆是一种内隐记忆(非陈述性记忆),是用嘴巴舌头耳朵等发声系统和听力系统形成的肌肉记忆——而不是用大脑形成的外显记忆(陈述性记忆)。我们在系列文章3中曾经讲过:能用肌肉记忆的,绝不用脑子记忆;能习得的技能,就绝不形成知识。

  在Memoryer®记忆者系统的内置的单词助记编码方法里,第一种就是谐音法。谐音法是语音记忆的一个分支,是中国的英语学习初学者最常用的记单词方法。

  记得80年代初,全国各地掀起出国热和学英语高潮时,很多人手里拿着一个小册子就出国了。小册子上写着:how are you(好啊油),hello(哈啰),thank you(三克油),good morning(古德猫宁)...当时的人们就是这样起步,一步步走上英语学习之路的。尽管谐音法的发音实在是不标准,但又是英语初学者往往最常采用的——中文学习者已经习惯于将英文发音先转换为中文发音,再发出音来,由此诞生了谐音法。

  由于汉语的同音字和近音字非常多,英文发音译成汉语发音后,可以用谐音法记忆的单词还有很多很多,用好谐音法是英语初学者的一把利器。值得注意的,英文发音一旦形成,就很难纠正过来,所以一定要通过反复跟读Memoryer®记忆者系统或英语课上老师的发音,掌握该单词原本的正确发音——而不是谐音,谐音只是一种助记方法,一种记忆工具,仅此而已。

  在这里,我们推荐课外辅导机构,在帮助学生使用Memoryer®记忆者系统时,可以连同“自然拼读法”一并教授。例如2018年暑假期间,深圳昂乐向日葵教育机构在引入Memoryer®记忆者系统时,同步引进了自然拼读法课程,取得了很好的成效。

  自然拼读法(Phonics)是以英语为母语国家的孩子学习英语单词的方法,美国孩子们在广泛使用,同时也适合于母语不是英语的学习者使用。由于英语单词80%以上都符合一定的发音规则,只要掌握这些发音规则并加以练习,就可轻松的做到看字读音或听音拼字。

  自然拼读法最难的就是“拆音节”部分,为了配合自然拼读法的推广使用,让学生们尽快掌握对英语单词的拼读,Memoryer®记忆者系统内置了大量单词的自然拼读法的拆音节方法,甩视觉的方式直接拆好音节呈现给用户。

  当然,中国学生使用自然拼读法,同母语是英语的学生相比,还是相当吃亏的。英语国家的孩子们在上学识字前,已经基本具备3000以上的听力词汇量(会听说,不会读写)。自然拼读是一种解码的方法,看到印刷物上的文字,通过解码把音读出来,同脑海中已有的听力词汇进行印证,一下子就能明白单词的意思。如果脑海里事先没有输入这个单词的音和意,即使能读出来,也没什么用处。所以,自然拼读法与听力词汇的总量是相辅相成的。

  Memoryer®记忆者系统内置的联想法,是一种以视觉编码为主,全面使用“音形义”进行联想想象的综合性编码。联想法特别适用于长词难词,以及发音不规则单词的拼写记忆。

  我们在英语学习时,不但要学会听、说、读,写作也是必须掌握的一环。但很多英语单词的拼写是不规则的,我们往往会听会读会认,但不能正确拼写。很多中国人以为美国学生英国学生是不用背英语单词的,错!为了参加大学入学标准化考试,他们也跟我们一样有单词课,也要背单词的——第一是因为他们经常拼错单词!例如我的一个美国朋友说他自己经常把desert(沙漠)写成dessert(甜点);第二是美国学生也需要拓展词汇量,同时准确掌握新词的涵义和使用时的语境,区别这个新词与其他近义词在使用时的微妙不同。对美国人如何背单词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去一个叫membean的网站上看看,他们背单词也用软件的,而且非常普遍!

  再举个例子,很多英语教学机构在教孩子们英语“星期一”到“星期天”时,喜欢用谐音法:

  这种助记方法对初学者非常有效。但是,如果你让学生们默写一下“星期三”这个单词,大部分人都会拼写错。事实上Wednesday这个词,即使对于很多中国大学生或者英语老师来讲,也常常在写作时拼错。这时候,联想法编码的威力就显现出来了——

  Wednesday =我(W)儿(e)断(d)奶(n)饿(e)死(s)+day,我儿断奶饿死那天是星期三,这么记印象深刻吗?如果你记住了这个单词,再试试下面这两个:

  苏联著名生理学家巴甫洛夫指出:记忆要依靠联想,而联想则是新旧知识建立联系的产物。联想助记法就是综合使用“音形义”的组合,充分运用发散思维展开自己的想象力,使所要记忆的英语单词鲜活生动形象起来,尽可能在新词和旧词之间建立一种荒诞夸张、稀奇古怪、刺激幽默的联系,令人难以忘怀。所以说,联想法既浩瀚繁复又灵活方便,能形成一种“画面感”,每当想到某个单词,脑海里就浮现出一个特定的视觉画面,利用感性的视觉画面,来对应抽象的字母组合,如果加工深度足够高,确实可以达到一次加工就形成永久记忆的效果。

  zoo(动物园)——为数字200(动物园门票价格200元),或一个蛇+两个圈圈;

  candidate(候选人)——can(能)+did(做的过去式)+ate(吃的过去式),过去能做能吃的,才具备成为候选人的资格。

  同学们往往把撒哈拉(Sahara)沙漠拼写成Sahala,当老师教会大家把Sahara联想成山(s)啊(a)海(h)啊(a)人(r)啊(a)的时候,你今后还会拼错吗?

  当老师将family这个单词编码成Father And Mother I Love You的首字母组合时,你是否有些感动,并且今后永生难忘?这些通过一次编码就终身难忘的单词,还会遵循艾宾浩斯遗忘曲线吗?

  对付难词长词和不规则拼写的词,联想法确实就是一把利器。但是,我们在这里要提醒大家:要防止编码过度。尤其是学习过“超级记忆术”的同学,特别喜欢对每一个单词都进行编码。其优点是单词拼写的准确率非常之高。但这么做也有两个坏处,第一,学习到最后,需要编码的单词数量太多了,你都忘了很多词是怎么编码的了;第二,用这种编码法,提取时解码的时间过长,而现实生活或考试时,我们的英语最好还是不经思考,脱口而出。所以,只对特定的、少量的、经常拼错的难词长词,特别是不符合自然拼读格式的“非标”单词,采用联想法进行深加工编码,是聪明的办法。

  现在终于轮到英语单词记忆法的正宗道统——词素法了。词素(morpheme)是构成词的要素,是比词低一级的单位,是语言中最小单位的音义结合体。词素由词根(root)和词缀(affixes)等组成,词缀又分为前缀(prefixes)和后缀(suffixes)。一般来说,英语单词=前缀+词根+后缀。

  提到词素法,就不得不简单科普一下英语史。英语属于西日耳曼语支,起源于盎格鲁-弗里西亚方言。古英语与现代标准英语之间存在巨大差异,现代人是无法看懂古英语的。即便如此,英语作为一门日耳曼语言,大约有一半的现代日常用词具有古英语词根,像be,strong以及water这些词;同时,英语大约从古诺尔斯语借用了两千个词条。由于公元六世纪晚期基督教的引入,超过400个拉丁词被借用引入英语,包括:priest,paper,school等词,以及一些较少的希腊语词汇。古英语的使用,一直延续到了十二或十三世纪。

  现代人所认识的英语,很大程度上和公元1400年以后的书面中古英语相似,中古英语从法语(也有诺曼语)借用了大约一万个词,特别是政府、交通、法律、军队、时尚和饮食方面的词汇。到了威廉·莎士比亚时期(十六世纪中叶到十七世纪早期),英语已经发展得与现代英语相似了。1604年,第一部英语字典诞生。随着文学作品不断增多,以及人们到处游历,英语吸收了大量的外来词,特别是文艺复兴后从拉丁语和希腊语吸收了大量的词汇。后来随着工业革命的到来,大量有关技术的新词被创造出来,伴随着大英帝国成为日不落帝国,全盛时期曾统治了地球四分之一的面积,英语也由此吸收了大量的外语。

  可以这么说,英语是一种词汇大量外借、不同词汇来源迥异的混合语言。因此,其词根的来源复杂,有拉丁词根,还有希腊词根,罗马词根,同时不同的词根在发展过程还有让人抓狂的变体和通假音,真正要把词根深究下去,是很恶心的一件事——至少在我心里就是这么认为的。

  但是,我们国家从事英语教学的老师们,毕竟都是英语科班毕业的,他(她)们不觉得词根词缀很恶心,反而觉得那是很专业很正统的知识。

  掌握词根词缀法,刚开始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因为这等于背一遍额外的单词,像高中英语大纲要求的3500单词中,涉及的常用词根就超过200个。但是,不得不承认,掌握词根词缀是一件先苦而后甜的事情,一旦你熟悉了基本词根的大概意思的范围,例如-de-表示负面的、向下的,-gen-表示产生,-re-表示相反、重新,等等……,就像拼积木一样,你用了正确的词根和正确的前后缀,组合起来就是正确的单词。一本单词书,大约一半以上的单词你都可以猜出来意思。

  词素(词根+词缀)法是强大的,其威力表现在两方面。一方面,能够让你对一个英语词汇的原本涵义吃得更透。我认识一个搞英国语言文学的,她每遇一个英语生词,都会到专业的词根字典上去查这个单词的词根来源,从而更好地掌握这个词的本义;另一方面,词素法的作用就是帮助你在大量阅读的时候学会“猜单词”。

  《牛津英语大词典》收录了301100个主词汇,《牛津高阶英汉词典》收录了183500个单词和短语,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新的词汇每天都在诞生,有专业机构统计,英语词汇总量已经超过了一百万,当之无愧地成为世界上词汇量最丰富的语言。但是,大部分母语为英语人的单词量为20000-35000之间。因此,即便是母语是英语的人,也不时需要去猜单词的意思。

  在我们国家的大学英语四级考试大纲中明确指出,“在阅读篇幅较长、难度略低、生词不超过总词数3%的材料时,能掌握中心大意,抓住主要事实和有关细节,阅读速度将达到每分钟100词”,在阅读英文原版书或看美剧时,也会遇到不少生词,这时候不能靠背单词,也背不过来,只能靠词素法,结合上下文的意思去猜单词的意思。

  有些人看到很长的单词就开始头疼,其实越长的单词越好猜,因为这种单词的词根词缀也必定是最多的。例如procrastination这个词,pro的词根是向前推,crastin的词根是明天,ion是个名词后缀,就有很大可能猜出这个词的意思是“拖延症”。这个词是美国日常生活,以及TOFEL和GRE阅读中较常见的单词;再举个例子:pneumonultramicropicsilicorocanoconiosis,一共40个字母,前缀是pneum- 肺部有关的,后缀是-sis某种疾病的结尾,由此推断这个单词为名词,是一种肺部相关的疾病,如果你还能看出这个单词里有个词根是silic二氧化硅,硅石的话,你基本上能够准确猜出这个词的词义是“矽肺病”。

  但是,对于处于K12教育期的小学至高中的同学,并没有必要把词根词缀学到那么深,也确实不需要像从事专业英语或英国语言文学的人那样去深究单词的起源,一切以简单实用为主,只要掌握常见常用的词根词缀,慢慢积累就行了。等到学完大学4级(4500核心词),甚至是大学六级(6000核心词),向专业8级英语(10000核心词)乃至GRE英语(10000~15000核心词)冲刺时,再去猛攻词根词缀。

  类比法又叫做归类法。我们知道,编码是记忆的第一个阶段,接下来就是记忆的存储和提取阶段。那么,我们做完了编码之后,如何将单词有效地存储,以便将来快速提取(回忆)呢?实际上,大部分的记忆失败,都是提取失败,也就是说你其实已经记住这些信息了,但是你忘了把这个信息放进脑子里的什么位置上了,找不到了。

  目前,对于大脑是如何进行编码的,人类了解的相对比较多。但是对于大脑是如何存储,特别是如何检索如何提取的,人们基本上是一无所知。目前人类知道的是:大脑将不同类别的信息似乎存储或者映射到了大脑不同的区域里,大脑的检索和提取速度要远远比编码速度快得多,几乎是瞬间完成。

  因此,目前人类只能推测:大脑要能对信息进行检索,就必须对他们进行分类储存,就像图书馆一样。因此,如果不同信息储存或映射在我们不同脑区的话,还必须存在另外的脑区专门处理关于该信息的不同特性的合成信息,并形成特殊的标签以利于快速识别,而且这种识别至少必须是电性质(而不是生物化学性质),否则无法保证快速。这种标签性神经细胞必须维持基础的活动状态,以备它们随时被搜索,就如同我们每个人的手机必须保持开机状态才能被随时定位一样。

  单词学到最后,你的大脑就像一个图书馆或杂货店一样,堆满了各种各样的书籍或物品,这时候,你需要对图书或物品进行整理和分类,标注上一些不同的特征,然后把他们按照不同的特征编码,规规矩矩地放进不同货架的不同位置上,将来一旦需要,就可以通过一些特征进行检索,以最快的速度把一本书或一个物品从货架上取出来。

  这就是单词的分类整理。所谓分类,就是指大脑将事物归类到一个被称为类别的组别中的过程。事实上,分类也是认知科学里面一个极其重要的概念。分类的第一个重要作用就是帮助我们根据已有的原型来理解未知的事物。类别是“知识的指向牌”,一旦知道某个事物属于某个类别,就会知道该事物的一般信息,进而将注意力集中在这个事物的特别之处。

  英语单词到底应该如何整理如何归类?记忆工场的科学家们一共定义了四类英语单词的分类方法:

  (1)同属性(例如同属于颜色的名词,同属于位置的介词,同属于频率的副词等)

  要想更深入地理解单词的概念,以及防止提取失败,英语单词就应该根据上述分类方法放在一起进行类比学习,建立起在大脑内解构和提取的脑图。特别是,如果我们能够建立语义方面的逻辑关系,我们就能对这个单词理解得更加深刻。

  下面两个图,分别采用图示的方法,讲清楚了关于频率方面的副词,以及关于位置方面的介词应该如何使用,看完之后,是不是让你对这些单词的使用方法一目了然?

  此外,将英语单词按照同音近音,近形,同义近义反义,一词多义等不同的方式进行归类学习,也是我们在日常英语学习中的常用方法,理解起来比较简单,本文就不一一赘述了。

  那么,每个单词应该具体采用哪一种分类方式更好呢?答案是:尽可能给每个单词都贴上不同属性的标签,然后按照尽可能多的分类方式进行类比学习——你采用的分类学习的方式越多,你对这个单词理解和记忆的越深刻,你提取的速度就越快捷。从脑科学的角度,这不难理解:你采用的分类方式越多,你将这个单词存储到了不同脑区域的位置越多,或者在同一脑区位置,不同方向的神经联结越多,就越容易被瞬间提取。

  我们通过类比法,可以将英语单词在脑海里编织成一个个由分类方法和标签关系形成的“脑图”,从而极大地加深了对单词的理解和对提取的方便。在这里,我顺便推荐各类教育机构开展对学生进行“脑图(思维导图)”的培训课程,这类课程有助于学生建立语义空间中的逻辑关系,对今后所有学科的记忆、学习、思考都有较大的帮助。

  Memoryer®记忆者英语单词学习系统,内置了4万多种助记方法,成为迄今为止全球最大最全面的英语单词编码库。但是,这些助记法就足够了吗?

  首先,系统里的助记编码方法还不够全面,例如在类比法里,对每个单词仅仅选择了一种类比方式,我们讲过,对每个单词要尽可能尝试用不同的类比方法。你完全可以按照同属性、同音近音,近形,同义近义反义,一词多义等不同的方式进行更多分类的类比;

  其次,系统里的助记编码方式,不见得是最优的。我们在“网友的助记法”里,发现了很多由学生或指导老师编写的非常优秀的助记法;

  最后,系统里的助记编码方式,不见得适合你本人。我们知道,每个人的认知加工和记忆深度,与其本人的先验知识及个体经验高度相关。没有最好的助记法,只有最适合你的助记法。

  这里面我要提一下,曾经有很多老师家长学生问到过:为什么不像其他背单词软件一样,给每个单词都配上一个图片?这个我们是做过对比实验的。首先,众多的英语单词当中,只有很少的名词动词形容词可以非常准确地匹配上一个特定图片,大多数的英语单词,例如for,to,take,have,konw,well,totally...等介词代词动词副词形容词,很难匹配到准确的图片;第二,每个人对同一图片的理解或记忆完全不同,这些理解都是基于本人的先验知识和个体经验。例如大城市里和农村的幼儿园是完全不一样的,你在为Kindergarten(幼儿园)这个单词匹配图片时,你该选什么样的幼儿园?第三,即便是图片能够准确地匹配单词的涵义,记住图片并不能对这个单词的读音听力和拼写有什么帮助,我们的实验结果是,额外提供图片后,背单词时这些图片也常常成为了记忆的干扰物和分心物,加重了认知负荷,从统计结果来看,对提升单词记忆效率的总体影响不大。

  所以,我们Memoryer®记忆者单词学习系统的软件界面,设计得相当简洁,尽可能减少任何多余的东西,这个界面与我们认知记忆实验室里的软件界面非常接近,也就是在工作记忆的时空展板上,尽可能排除干扰学习者感知和记忆的其他因素,减少记忆负荷。至于给每个单词配上一个视觉画面的提法,考虑到一千个人的脑子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不如就让每个用户去尽情想象吧!上面提到过的,Roger及同事发现,把单词与自己的个人生活经验关联起来,背单词效果会极大提高;Slameka和Graf发现,自己主动生成信息比被动接受别人的信息要更加有利于记忆(生成效应)。所以,词霸君们,在大脑里想象的事情,就交给你们自己了!

  英语单词的助记编码方法,就介绍到这里。那么,针对上述几种编码方法,有没有一个统一的编码原则?答案是肯定的。大脑在认知过程中确实有其特定的规律。我曾经举过一个例子:如果大脑是一个人的话,这个人的本性有三个特征:第一个是趋利避害(生存本能);第二个是趋懒避勤(偷懒本性);第三个是喜新厌旧(喜欢刺激)。

  (1)人类的记忆遵循生存优势效应,根据进化论的生存优先原理,人类大脑面临的首要任务是生存,让记忆编码与那些能帮助人类躲避自然灾害、对抗敌人猛兽、发现食物等相关信息联系起来,会获得人脑的优先偏爱。总之是越有利于生存的,记得越清楚。记忆的生存优势效应有五大类别:生存相关事件、航行、繁衍、社会交换、亲属。因此,你在编码时,要尽可能往这五个方向上去靠,靠得越近,越容易记住。

  (2)大脑是个懒鬼,在编码时倾向于认知负荷最小的路径。认知负荷是指人在信息加工的过程中所需要的心理资源总量。认知负荷理论是由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的认知心理学家约翰·斯威勒(John Sweller)于1988年首先提出的,在国外教育界始终比较热门,我们将在今后的系列文章中讲解到。总之你记住,根据认知负荷理论:第一,能用最简单方法编码的,就不用复杂的方法;能用已知的、熟悉的知识经验编码,就不用自己不熟悉的知识经验编码;能不让大脑做判断和选择的,就不要给大脑添乱;第二,编码时不超过四个组块,这是由于工作记忆时的大脑记忆容量决定的;第三,不超过五个搜索层次:大脑信息的搜索深度与层次不会超过五,所以给单词分类时,要让大脑第一时间能从长时记忆中搜索到这个单词。

  (3)大脑喜新厌旧,喜欢新鲜的、刺激的信息。编码时大脑倾向选择更新更奇的事物,由此带来更高的记忆回报;大脑喜欢能带来强烈情绪的事物,人类的情绪分为基本情绪和复杂情绪,前者是无意识的,基于本能;后者是有意识的,基于后天的知识经验。

  前面我们曾提到:谐音法,联想法,词素法和类比法,这四种助记编码方法,就像渡河的工具一样,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并没有优劣之分。但是同时,我们在研究中发现,随着英语单词水平的提高,学生的助记法会从谐音法逐步向联想法和词素法转移,最终进入类比法——记忆工场的科学家将这种现象定义为中国学生背英语单词过程中的“编码进化现象”。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这与背英语单词本身的认知发展规律有关,也与汉字是表意文字,而英语是表音文字有关。

  语音是语言学习的最基本阶段,当我们初学英语时,我们习惯于用中文母语的发音去记忆英语的发音,由此诞生了谐音法。即便是采用类比法,在学英语初期,我们也是愿意采用同音近音类比法,例如小学生学英语单词的方法就是背“单词顺口溜”:“来是come去是go,点头yes摇头no”,“一个class(班),坐在grass(草地),手拿glass(玻璃杯),挨个pass(传递)”......

  随着英语单词学习进入到更深入的阶段,单词拼写成为英语应试的需要,很多长词难词和不规则发音的单词开始出现,联想法成为掌握拼写单词的一个利器。

  随着词汇量的进一步增加,学生有意无意掌握的词根词缀开始增多,逐渐发现英语单词的构词规律,词素法成为单词量高速扩张的倍增器。

  随着阅读写作水平的提高,以及应付更高水平的考试,英语学习者需要深入掌握每个单词在不同语境下的各种涵义,准确把握不同单词之间的微妙差别,在写作中不时地秀一些“高级词汇”和长难句,类比法由此成为学习英语单词高级阶段的最普遍方法。例如当我们学习prudent(谨慎的)这个单词时,我们顺便连cautious, careful, scrupulous, wary, circumspect, gingerly, discreet这些近义词一并学习或复习了,这样每背一个单词,等于背诵或复习了7,8个单词,在英语词汇量的广度和深度上同时扩展。

  最后我想说,只要我们弄懂了有关大脑如何进行编码的机理,我们学习英语单词就会化繁为简,事半功倍!希望你在Memoryer®记忆者英语单词学习系统的帮助下,轻轻松松,把背单词的时间节省十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http://caviarchef.com/zuiyoubianma/219.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